结婚前女友索要“百万彩礼”,我忍痛娶了她,没想到三年后一张汇款单让我留下悔恨的泪水!

我叫张斌,浙江人,今年35岁,大学毕业后在我爸的支持下,自己经营了一家广告公司,年收入有三五百万,也算是事业小成。

 14653582513315.jpg

Advertisements

(文章图片均为示意图,非当事人)

三年前,我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刘婷,她是湖南姑娘,在我爸的公司上班,是一名会计员。刘婷是标准的湖南妹子,皮肤好,五官精致,身材也很漂亮,脑子也非常聪明,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喜欢上她了,然后开始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。

三个月后,我成功追到了刘婷,我们确定恋爱关系后,就同居在一起了。

我父母不太喜欢她,原因除了她是湖南农村家境不好外,再就是我爸妈觉得刘婷似乎深藏不露,被我爸归类为心机女一类。 

在刘婷没有怀孕之前,我爸妈反对的态度十分坚决,但是得知刘婷怀婷五个月还是个儿子后,她们才一改之前往日的坚持答应了我们的婚事。

我父母觉得刘婷有心机,但是我觉得她是个非常善良单纯的姑娘,我们相处一年之后还是这么认为。 

14653583884350.jpg

Advertisements

然而,就在我们结婚前夜,刘婷突然提出要问我要一百万彩礼钱,还说要是不给这笔钱,她是不会嫁给我,带着孩子远走高飞。 

我听了刘婷的要求,心里面特别反感,我对她所有的好感在那一天荡然无存。

女方出嫁问男方要彩礼确实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可是她狮子大开口竟然要一百万,看来真的把我当冤大头了。我问她是不是丈母娘的意思,但她冷漠地说不是,是她自己的意思。从此,我对她倍感失望,好感顿失。 

虽然我还是娶了她,但是这三年来,我都极少碰她,就是碰她也是在喝醉之后,更是有一种虐待她的心态,要不是看在她给我生了儿子的份上,我想我早就将她给休了。结婚后,不论刘婷怎么讨好我,我都对她好不起来,要么对她不冷不热,要么对她大吼大叫,从来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看,但是刘婷从来不生气,每天兢兢业业地照顾着我,照顾著这个家,在我看来,不论她做的再好,都是装出来的,甚至是在为自己当年问我要一百万彩礼在赎罪。

Advertisements

1465358497793.jpg

结婚三年,我后悔了三年,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听父母的话。这三年来,我过的一点也不幸福,这一百万的彩礼钱就像一块石头压在我心上,甚至都没有脸跟我父母说起这件事情。要是让我父母知道,她们一定会逼我离婚的。 

Advertisements

前不久,刘婷回了湖南老家,因为刘婷的父母生病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明明是讨厌她的,可是她走了,我这心里面空落落的,我真的是搞不懂自己了,明明在乎她,为什么就是不能原谅她呢。

我也曾试图说服自己原谅她,可是我真的做不到,因为我不容我的爱情被金钱玷污,然而,她跟我结婚只是为了钱。 

刘婷不在家后,我不怀好意地翻了她所有的东西,化妆盒,手提包,床头柜,书房抽屉,我这么做的原因就是,我总感觉这三年来,她有什么事情瞒着我,不让我知道。果然,我在她的化妆盒的最底层里,翻出了一张汇款单,单据上的名字竟然张诚,地址竟然是广东,汇款金额竟然是一百万。 

14653586866106.jpg

Advertisements

张诚?

是我三年前过世的堂弟张诚吗?

想到张诚,我的内心涌过强烈的自责感。

我爸和张诚的爸是兄弟,可是因为家族生意的原因,两家人闹翻了,而且十几年没有往来。

他们家住在广东,我们家在浙江。

三年前,张诚确实给我打过一个电话,问我借一百万,但是我拒绝了,我拒绝的原因是不想让我爸妈对我失望。 

我爸妈说,当年我爷爷给他们家多分了好几十万的财产,而我爸妈只分到三万多,我爸妈的生意做到今天的地位,都是凭着他们这些年的辛苦打拼才得来的。

我拒绝堂弟没多久,我便结婚了,与此同时传来了他的噩耗,他因为生病无钱医治过世了,为此我只要一想到这件事情,我就自责的要命。

这张汇款单上的时间正好是刘婷问我要彩礼的时间。

14653587942735.jpg

Advertisements

这天晚上,我失眠了。

我怎么都想不明白,刘婷跟张诚有什么瓜葛?这其中,到底发生了什么?这天晚上,我喝了很多酒后才主动打电话找刘婷问起了汇款单的事情,因为我要是不问的话,我肯定会崩溃的。 

刘婷说这件事情等回来的时候再告诉我。 

半个月后,刘婷回来了,她也向我坦白了当年发生的事情。

原来,张诚是刘婷的师哥,更是刘婷的初恋男友,两个人谈了三年的恋爱,但是突然有一天,张诚跟刘婷提出了分手,说是自己喜欢上别的姑娘了,刘婷真的很伤心。 

直到刘婷跟我结婚的前几天才知道,张诚是生病了,家里生意破产后,根本无钱医治,也没有人愿意借钱给她治病,于是便问我要了这一百万的彩礼,然而,钱汇过去的时候,张诚已经病入膏肓,无药可医了。

刘婷说完,趴在沙发上放声痛哭起来。 

听到这样的真相,我抱住刘婷流下了悔恨的眼泪,如果我当初借给堂弟一百万,那么堂弟就不会死了,而刘婷更不会问我要一百万彩礼,当然,我这三年也不会过的不幸福。 

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,对吗? 

你们说,我是不是配不上刘婷?



via